孔雀美文网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给我一个支点

给我一个支点

生活常识 时间: 推荐访问: 阿基米德给我一个支点

阿基米德曾经说过这样的豪言壮语:“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整个地球”。这样的话无论实在遥远的过去还是现在都同样铿锵有力,震撼人心。这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种信仰,虽然并不存在这样一个的支点,但他却在自己的理解下用杠杆原理撬动了我们的生活。

放眼当今,各种口号横行霸道,有打鸡血的,有心灵鸡汤的,也有愤世嫉俗的,有谈笑鸿儒的,也有消极避世的,有自诩顿悟的,有劝人向善积德的,在众多口号中踽踽前行,它们铸成了一道道铜墙铁壁,留我在壁垒中艰难呼吸。

我们喊着共产,喊着公平,喊着正义,好像一切都被我们看透,好像一切都在把握之中,好像幸福触手便可得,可是,我们蹦着,跳着,喊着,争着,斗着,发现自己还是自己,天还是天,有一种距离不是遥不可及,而是可望不可即。就是因为某些事物的稀缺,我们才会才会格外地渴望,或是摇旗呐喊,或是埋头苦干,一切地努力,只是因为我们不曾拥有过。

我以为大城市会带来不一样的感官,可我却不曾想过这感官是如此触目惊心。在我住的地方,每天都能看到一些中年妇女一动不动地守在垃圾桶边,像守着自己的信仰般忠诚。一有居民扔下垃圾她们便像嗅到肉香似的扑了过去,津津有味地翻找着,像寻宝一样充满期待,眼里看到的都是希望,鼻子里闻到的都是生活,而不是狼藉,也不是恶臭。像父母一样地年纪,他们在这繁华的城市的阴暗地带艰难地讨着生活,那些西装革履锦衣玉食地同胞们从他们身边走过,除了鄙夷与嫌恶又还剩下什么呢?同情?真是最冠冕堂皇地披着道德华丽外衣的屁话。每当看到什么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这样的话总觉得怒不可遏,可我能怎么办?

在小巷中有一家盲人按摩店,永远只有一个人,员工是他,老板也是他,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除了他之外的人,没有客人,也没有家人。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总是拿着一部老式电话,他不是在和谁聊电话,他只是不停地抚摸着上面的按键,像呵护孩子一般。那部电话也许是和家家人联系的唯一方式,可我从来也没有看见过他把它放在耳边,他只是在不停地等待,不停地期待,生活也许会好起来的,可恼人的是,它总是一成不变,甚至愈来愈坏。但他能做到也只是守着那部电话,顺便等着客人光临,等着生活有所改变。

什么公平,正义,向来只是大白话,我不知道中国人口怎么划分,但我只知道,那些冠冕堂皇的口号只属于部分人群。我们没办法制定一种规则来适用于每一个人,只能在各自的圈圈里打转,也许我们就该给自己画一个圈圈,然后挂上“非诚勿扰”。我们没办法找到一个支点让所有人幸福,但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快乐,也许仅仅是得到了一个馒头,我们也有理由为自己欢呼呐喊,就让那些自以为是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看生活的人发出的自以为是的真理吆喝都滚一边去吧!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