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性签名 > 【村口图片】村口那一抹期盼

【村口图片】村口那一抹期盼

时间:2017-07-04   来源:个性签名   点击:

初冬,太阳下山也较以前早了些,斜阳里,嶙峋的山石在谢了顶的山脊上,更显得突兀灰暗,盘旋着的飞鸟,在落尽叶子的林子上空搜寻着可栖的寒枝,凛冽的晚风裹携着凄迷的寒意侵润着每一个角落,雪儿脑后那两绺随便扎起的头发也被凌乱,此刻,她站在村口,立在风中,满怀期盼地眺望着,看那出山的小道,进山的路。

豫西北莽莽的群山,大多是贫瘠的,山腰中分布着零散的村落,或几户一村,或十几户一庄,人家也不稠密,加之近年来打工外出的增多,冷清似乎成了山村的主旋律,雪儿一家就住在这样的村子里。

山高路险的缘故,雪儿都六岁了,还没有上幼儿园。村口的老槐树下,是留守村民聚集的场所,也是她常玩的地方,不多的玩伴成就了她的寂寞,常常坐在石台上发愣,用胳膊作支撑,一双小手紧托下巴,俨然愁思无限,更多的时候是用期盼的眼神,看那进村的小道,看那出山的路。 一开始,有人会问:“雪儿,你看什么呀”!雪儿会很自然的回答:“在这里等爸爸呀,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工,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天冷了,外面做不了工啦,我想爸爸也该回来了,我等等他!”大人们听了,也不作问,也不回答,多是嗯嗯几声敷衍。

原来几个月前,雪儿的爸爸在一工地不幸身亡,那段日子里,雪儿被寄养在亲戚家,怕她过早的承受失父的打击,不得不瞒去实情,对她撒了个大谎!她的妈妈却忍受着不宜言表的丧夫之痛!村里人自然心照不宣的对雪儿守着这个秘密。

到了小雪节气,豫北是会飘雪的,阴沉的空域下,山似乎增加了海拨,与天无限的接近,呼啸的山风夹带的几片雪花,飘向山坡、飘向村庄。天气的突变,雪儿被妈妈带离了村口,她一百个不情愿啊,因为这里凝结着她如梦的期盼。

失望地回到家中,依在妈妈的怀中撒娇,追问爸爸的归期,把对爸爸的思念化作了嘤嘤啼哭,这极具穿透力的哭声,就象一把利刃锥刺着妈妈的心。面对雪儿的追问,妈妈也似乎用尽了塘塞的理由。“妈妈!很远很远有多远呀!,爸爸是不是该回来啦!”妈妈眼里闪着泪光很久没有回答,雪儿看着妈妈不悦的样子,又说:“妈妈,每当我问爸爸的时候,你老是像在哭,怎么了呀!”“妈妈的眼被灰尘迷了,过一会就好了!”“我给你吹吹,你得告诉我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雪儿的童真让妈妈感到欣慰,也令她无奈,随口说了句:“乖孩子,你爸会回来的,下了雪……”。妈妈意识不能再向下说了,雪儿却似乎领悟了什么,急忙从妈妈怀中挣脱,疯也似地迎着飞舞的雪片跑向村口,去看那进山的小道。

雪大了起来,一会儿光景,山白了坡,林子添满了琼枝,雪儿那两绺随便扎起的头发也结起了冰花,村口也极速地融入了这混然的白色,上山的小道也消失于无形。 天渐渐暗了,忽然,山脚下的一个黑点在向上移动,越来越近,越来越大,雪儿瞪大了双眼,心跳似乎是在随着雪花起舞,朦胧中,仿佛看到了曲折山道上,爸爸蹒跚的步履,沉重的包裹里,有带给家人的礼物,还有给她买的新书包…… 渐渐接近的黑影,终于到了雪儿的跟前,然而,雪儿并没有激动起来,原来是宇儿的爸爸,也是归乡的打工者。

天黑了下来, 雪仍在飘,飘得让雪儿分不清了路和坡,呼啸的山风一刻也不肯停止,妈妈寻找女儿的呼喊被堙灭、被吹散,只有那一抹期盼仍坚持着与村口为伴……

根据工友口述而作 2016.5.30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访问:那一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