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绕口令 > 【畸恋五次方】畸恋

【畸恋五次方】畸恋

时间:2017-10-12   来源:绕口令   点击:

一、漂亮的汪星人

这位大妈叫王欣宸,听起来就像汪星人,所以群里的朋友就叫她汪星人 ,汪星人是网络上对狗狗的叫法,她初时很反感,但是王欣宸和汪星人听起来还真是有点谐音,她也不是很好分辨。她曾和一个叫她汪星人的打过招呼,“不要叫我汪星人!我叫王欣宸!” 叫的人根本就不忍账:”我没叫你汪星人,我是叫的王欣宸!“ 这样子的争执,反到让别人多叫了她一声汪星人 ,争执起来反而还得罪人,那就:”随他叫吧!“

汪星人今年六十有二,个儿高浪、体态丰盈。眉浓目深、粉面红光,穿着应时,少妇神韵。满口银牙一颗都不缺,步履稳健灵便。差欠一点的就是头发白了,若是全白,到可附会于欧美贵妇,偏偏就只白了一半,不过她也有法,她把它染成了黃色,这下就配足了她的身形,活脱脱成就了一位金发女郎,比那白发贵妇还要撩人得多。真真是:“徐娘不老,风韵犹存”呀!

汪星人妩山县人,年轻时更是生得来明艳照人,大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态。 一时里勾得周边的“蜂蝶”直是狂舞,她也心无定主。到后来岁数拖得大了些,二十九岁了吧!最后是听得人劝,嫁给了一个五十一岁的男人作了填房,好在那男人是当地的一位官员。

不久这官员暴病死了,随后又嫁了一个做工程的,做工程的和她过了十五年,也一命呜了呼,这男人给她留下了个女儿和不菲的家资。她钱是用不完的了,但还是想找个人来过,可有人说她克夫,她很气愤!索性也就不打算再嫁了。

女儿大了,考进了巴江市里的大学, 毕业后在巴江市工作,她也就追随女儿,到了巴江。

二、 金毛狮王的猎物

巴江市比妩山县繁华多了,可是巴江的人却是不熟,好在汪星人会用手写板写字上网,而且先后参加了好几个QQ群,她也时常参加群里的活动,群里多是老年男女,而且女多男少。虽说是群里的男人少,但多数男人都是围着汪星人转的 。因为汪星人在群里最漂亮。

蒋家温泉渡假村,是群里常去的地方,平时都是些老胳膊老腿的大爷大妈们,今天不同,今天多了一个小伙子,这小伙一出现就落入了汪星人的视线,并有意无意都去他身边转。

----忽然之间她大喊起来:“不得了!我的小腿抽筋了----” 她一边喊一边就伸手出去拉住小伙的手。“别怕!别怕我带你上岸去!” 那小伙把她弄上了岸,还拿来浴巾给她把抽筋那腿上的水揩干,再用那浴巾把腿裹了起来,然后才转身走开。

汪星人叫住了他,“别走、别走,我还有话给你说----”小伙回来后,她接着说,“大妈看上你了!” 小伙先是一惊,后来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时一位大爷走过来:“你说些啥子话哟!我儿子才27岁!你看你脑壳上的黄毛毛都搞得乱糟糟的,像金毛狮王一样,自己先去理伸展了再说,莫要在这里打胡乱说!“ 这一闹,泳池里的群友们上来了好几个,都来看热闹。 “ 你才不要打胡乱说,哪个是金毛狮王?我还真看上你儿子了,不过我是给我女儿看上的,胡齁巴儿你同意就把你儿子的电话留给我 ----”

群友们先是觉得 “大妈看上你了“和那 ”金毛狮王”的叫法有些好笑,后来听说是为了她女儿的事,也就不奇怪了。不过这“金毛狮王”的叫法,听起来要比汪星人有趣得多。

那小伙叫胡弗明,是那大爷的儿子,有一米八二高,在泳池,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健康、魁伟以及鲜肉的气习。他是来陪大爷泡温泉的,因为大爷身体不是太好,有点齁、有点喘、偶尔还有点现累,好在这回还没生出啥问题来。

----回家后的第三天,胡弗明就接到金毛狮王的电话,要他去她家和女儿见个面:“第一次还是在外面见吧,在你家里我觉得不太方便!” “你怕个啥!有大妈给你把腰撑起,大起胆子来就是!”

三、他入了她的彀

小伙子进门之后,差不多已是中午了,金毛狮王早已准备好一桌饭菜,并说饭吃完了她女儿差不多就回来了。“等等嘛!等你女儿回来一块吃----” “不用了,她吃了才回来!” 桌上的菜很丰富,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瓶红花郎白酒 ,她坐上去拆开外包装旋开了盖,斟上了满满的两杯,叫他大胆的喝,不够柜里还有。“ 这酒有点贵!” “不贵,就几百元一瓶。” 这酒好喝,后劲也不小,小胡多喝了两杯,人有点晕乎乎的。“年纪轻轻的就这点酒量,不行!再来一杯,你啷个还没我行呦!” 小伙子,端起杯子人在晃了,他连洒带喝的还是把那杯酒喝下去了。她马上又给他斟上满满的一杯递过去,“再来,今天大妈我高兴,陪你喝,但是你不能输给我噻!看好我先喝,我喝了,你就必须得喝----” 金毛狮王平时不喝酒,喝起来就有点吞口,这是在和做工程那男人生活时炼就出来的,那男人出去谈业经常带着她,她也很顾男人,怕他喝醉了,就替他喝,久而久之这功夫就练出来了。她今天要用这练出来的功夫把胡弗明灌醉,当然这小伙子也肯定不是她的对手。他很不行了,头已经埋进伏在桌上的双臂之中。“莫耍赖哟!起来把这杯喝了。” 她的左手伸进他伏在桌上的双臂之中,托出了他的下巴,右手把酒杯递拢了他的嘴边----这动作说不清楚应该叫喂还是叫灌,就只有她自己才晓得了。

---- 胡弗明彻底地醉了,他深深地睡了,他啥也不晓得了----

待他醒来已是下午5点钟,他做了一个好梦,他还在体会那梦的余味,心里有种美滋滋的感觉,他双臂仍合抱在胸前,似是抱着大妈的女儿。他有点渴了,翻身起来找水喝,没想到刚一起身,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蓬头盖脸的金发大妈,他懵了,他看着她好一阵子没回过神来。她给他递过去一杯温热的牛奶,他看见光着身子的她,还不敢去接:“大妈你看你----” “看我啥?你自己还不是和我一样!” 他看看自己,慢慢地明白了许多,害怕而又无奈地接过了她手中的牛奶:”你女儿----" “我女儿出差去了,再说也没和我住一起,只是偶尔回来一次。“那你不是骗----” “骗?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这是互利的,你自己说,你刚才舒服没得----” 这话真叫他说,他还真不好说,他慢慢地低下了头,一时里也不知该怎样说才好。.

他抬眼望去,眼前这位大妈虽已年过花甲确也漂亮。抛开岁数不论,就其相貌而言,虽无萝莉颜值 ,可也算得是个美美的人儿。她那颀长而丰腴的身体,看不到一点垮塌的赘肉,前胸的双乳圆实而不干瘪,中间还有一道浅暗的沟渠,当然最神密的地方还是那腿根之中的芳草深处。男人在这样的环境是把持不住的,犹其是年轻的男人。听说古时候也有柳下惠这种坐怀不乱的人,不过现在谁又愿意去当那榆木脑壳的柳下惠,他时常听他老子说,‘见食不餐,必定是憨憨’ 我不憨噻!要是放弃眼前这种机会那才是个憨憨----于是他掀开了被盖,下得床来,把她抱上了床去----

完事之后,两人在床上缠绵,“大妈,你这年纪不该找我,让人知道多难看----” “我该找谁?找你老子?” “可以噻,我妈死了几年了----” “你老子一个齁巴儿,我又不是没找过他,他那点能耐!” “你找过他?又来找我!妈呀!你硬是大小通吃嗦!” “有啥子吗,我们又不是一家人,连一点亲都没得。” “你还和其他大爷--- ”“有那回事,那些老家伙都跟你老子差不多,没有一个让我满意,老家伙们都有攻击性,但没战斗力。只有你今天才让我感觉到,有战斗力的男人的真本事,你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幸福和快乐----" "你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快乐?” “我第一次就嫁给一个老男人,第二次那男人岁数也不小,再后来也都是晃荡在一些老家伙之间----” “哦!” 他起身穿上衣服,“大妈我得回家了----” “回家是自然的,我也留不住你,你还能让我再幸福一回吗?” 她有些乞求样子, “我怕你以后不会来了!” 他可怜她,加上他也兴犹未尽,于是双双又重新回到了床上----

----临走的时候,她送了他一件高级保暖衬衫,他不要,她硬塞给了他, “这是我照你的身材买的,如果以后还需要点什么,竟管给我说,只要我做得到的,一定会帮你。我别的都没啥说的了,只希望你走出这个门后,别把我忘了----”

四、忘年恋变成了母子情怀

这位金毛狮王自从和 这胡弗明激情之后,便时时回憶着那日的情境,记挂着那位年轻的‘夫郎’。之后的胡弗明也是招之即来,而且是来之能战,她也显得来脸色红润,神清气爽。

有天她忽然接到他的电话:“我结婚差钱,能借点----” 她没惊呀, “要多少?”三万。“ ”你过来拿,也不用还我。“

她把钱给了他,却哭了,哭得很伤心:“我知道你早晚得离开我的,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拥着她,还用纸巾给她揩拭着眼泪,“别哭,我还会来的,只是没那么方便了。” “没关系,只要你还来,----”

自此之后她就不敢肆地意给他打电话了,不想给他添许多的麻烦,她是真正地爱着他。她当他是最称心的小情人,有时也当他是自己的儿子。这种恋情显得来好生的畸形,这种畸形的恋情也使她痛苦----

那天夜里,她想他了,给他电话,他来了, “你媳妇那里----” “没事,我给她说是‘我干妈病了‘ ----”

就这样没过几年干妈真的病了,他还去看她,但已经不做那样的事了,他把她当做了真正的干妈。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访问:畸恋父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