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名大全 > 一只蚂蚁在洞口|我是一只蚂蚁

一只蚂蚁在洞口|我是一只蚂蚁

时间:2018-09-20   来源:网名大全   点击:

  我很小,像香甜的黑芝麻,全身布满了平淡无奇的黑色,是晚上漆黑的让人害怕黑色,也许黑夜裂成碎片后人类就不怕了,因为人类一点也不怕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蚂蚁小的没有丝毫可以和他们对抗的能力。

  可是,人类也有好有坏,坏的呢,就像一只——无所畏惧的怪兽。

  那一次我和几名同伴去寻食物,其中也包括我最好的朋友贝迪,她要比我大的多,她有一双极其可爱、让人心动的大眼睛,她可是我们这个小族里出了名的小美女,我们正走着,忽然,一双大脚屹立在我们面前,像一对巨大的柱子,是巨人。人类被我们称为巨人,那种最凶残的动物,只见他一张肥的可以滴油的猪头脸,他简直是我们见过长最丑的巨人。

  突然,他伸出一只手,仿佛天陷下半边,我们急忙逃窜,仿佛下一秒就要被人扔进滚烫的油锅里炸一样,“贝迪”是约格的声音,我一看,顿时惊了,那罪恶的大手捏碎了贝迪,贝迪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句话,那个可恶的人类就终结了她的生命,那只大手还往一座土‘山’上擦了擦,那厌恶的表情我至今都难以忘记。那只大手突然又一个转弯,想要抓住约格,我急忙冲出去,下一秒,仿佛整个人都被巨山压着,感觉自己已经喘不过气来了,我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还不忘一口咬上那肉呼呼的手。我感觉捏着我的手松开了,我难受的闭上眼睛,想到贝迪的死,我感觉自己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任何一个人类了。

  当我再睁开眼时,就看见族长站在我的旁边叹气,我刚想行礼,因为族长是我们最尊敬的人。可是,身上一阵剧痛,急忙查看后,我差点又昏了过去,我左边的小腿断了,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传我痛苦堪比死了一样,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我成了一个废蚁,一个没用的废物,我成了族里的英雄,可却成了一个残疾的蚁民。

  我不知道我怎么坚持活到现在看见那个善良的人类的,这些年我像没了魂一样活着,想到以前我多想成为英雄,可是成为英雄的代价却是这样,而我竟然没有换反悔过,这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疯了还是傻了?!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

  可是遇到那个人类后,仿佛是五岁至十三岁之中见过的真正意义的彩虹。

  那天我拄着拐杖,像一个苍老的晚年终蚁,被一群幼蚁围着,走在寻食队的后面,突然队万前面有了持续的躁动,我艰难地走过去问何事?队长帕仑碰了碰我的触角,“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一名巨人的家,那名巨人正浇一颗大花,而那个大花的旁边,大约有三只蚁民快被淹死了,您感觉是否要救?”我几乎想都没想就回答:“救,为什么不救,身为队长,难道连这种事都要犹豫不决吗?那是一个个和你一样的生命啊!你如果不救,我救。”我厉声斥道,并迈着缓慢却急切的步伐向前走,那个样子真像个气急败坏的老人。“我陪您一起去。”是副队长贝桢,他是贝迪的哥哥,那次队伍寻食队伍中也有他,事后她懊悔自己没有去救妹妹,气的自己要砍掉自己的腿,可是被族长制止了。

  我们两个齐齐地向前走。“救命!”一只蚂蚁轻轻碰下我的触角。“放心,我们马上救你。”我也轻轻碰一下他的触角,站在窗前那名巨人看着我们,我无视他的存在,用细细的草茎编成绳子递给那个离我最近的蚁民,把他拉了上来,抬头喘息的瞬间,看见那名巨人跑了回去。

  贝桢也用手了拉上一名蚁民,慢慢的,那‘河水’开始被土壤吸收,还有一名蚁陷入了土里,我和贝桢用力把她拉了出来,转身就要离开,一根银闪闪的银针出现在我面前,我回头一看,是那名巨人,正想叫贝桢他们先走,那三名蚁民执意不走,巨人又拿针指了花的旁边,那有一块凸起的土壤,它用针轻轻拨开土,土里露出一只幼蚁的小脑袋。我一惊,这巨人是在帮我们,我沉默了,仿佛没有一丝顾虑,不管贝损在后面怎样呼唤,我依然坚持走过去,把幼蚁拉了出来,背在背上,看看那名巨人,心里千万般滋味,转身艰辛的背的幼蚁朝贝桢走去。

  回到族里,我便闭门不出,心里怪自己把巨人们想的太坏,他就是好的,最好的巨人,这些年我都想错了,我要重新好好想一想,巨人的好在哪……

推荐访问:我是一只蚂蚁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