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录大全 > 爱情短句 > 院子里种樱桃树好吗_院子里的樱桃树

院子里种樱桃树好吗_院子里的樱桃树

时间:2018-09-11   来源:爱情短句   点击:

后窗下满是瓦砾那片土地我栽了四株樱桃树,狗舍搭建在其后院墙下边,透过窗口可以把前院一览无余。八六年院落竣工后,门柱內一左一右种上了一黄一白两株七里香。黄色那株桩头位置堆放母亲馆子用的煤块,停放一辆三轮车。整个门庭包括沿大门走廊搭建五米长水泥架子被两株七里香包裹得透不进阳光。浮萍般急剧膨胀的藤蔓同样把隔壁邻居的台球室顶子遮挡得严严实实。已经有藤梢窜上了他家三楼顶子。靠近七里香野生一棵白香蕉,藤蔓同样攀爬上来这个架子。每年春天,金色与皎洁交织其他花草的院落內百花齐放,七彩斑斓。架子上下会生出密密匝匝的葡萄串。而吮吸时纯甜咀嚼酸涩的葡萄珠子到秋天纯粹就沦为了鸟儿的美食。花朵盛放季节,坐院落里,或者大饭厅,乃至五十米开外的三六九饭店,随股股清风阵阵拂来许许浸人心脾的清香。你根本就不需要做作的伸长脖子翘起屁股去体味。无处不在的芳香涌动,跳跃,奔跑,何时何地,你都会被一种热情奔放质木无华的芬芳所吞噬。不说香飘七里,庶几可以让你一整个暮春的每一时刻里身染余香。

近处一枝樱桃桠从客厅窗口就足以够上。靠近后院拐角处母亲卧室窗户的两株高高探出院墙,其中几根枝桠顽皮地搭上墙头斜伸向巷弄。熟透的果实通体绯红,娇嫩欲滴。清风中摇来晃去格外吸引过往行人。七里香的浩荡,樱桃树的鲜亮,在横竖几条巷弄里是唯一一道让人羡慕的绝佳风景。

当初修建新房时出于万全考量,临街的院墙砌有两米以上,外墙抹上厚厚一层水泥,顶子插满玻璃碎片。想攀上墙几乎是痴人说梦,根本就不留下可以借力的阶梯。满以为即使毛贼也无能为力,却不曾想到,自从栽上樱桃树后便再也不得安生。巷子里过上过下的人儿每季总会弄折不少枝桠。让人无能为力,空有感慨。旁边被藤蔓包裹高高的雪松上一家子画眉在那里安了窝。每天清晨到黄昏总会在几棵树上欢唱,戏戏,穿梭,追逐。旁若无人,歌声高亢。一次居然无头无脑蹿进来客厅。要知道隽永的樱桃可正是它们的美食。无聊时就会透过窗口树丛中搜寻它们,随意一声口哨打搅掉它们昂昂自若的兴致。噗噗噗噗,啾啾啾啾,哪里蹿出来飞快地逃走了。很短一个间隙,堂堂皇皇卷土重来。让人苦笑不得,索性爱来来,爱去去。无意一次却望到了搭人梯冒出墙头嬉皮笑脸若隐若现的小脑袋,着实吃了一惊,梦幻魅影?这小脑袋动起歪脑筋来真真让人臣服!也看见过伸进院墙肆无忌惮的竹竿。听见铁门响动便会一哄而散。特别是邮电校有辱斯文的学子,巷子里天生好动的小孩子,甚至好些位毫无羞耻感可言的陌生路人。群群轮番上阵的落鸟枝头树丛跳去跳来哄抢打斗,叽叽喳喳一早闹腾到傍晚,一年会损耗去一半的收成。你不能开罪他们,又不能由着性子胡作非为,真是伤透脑筋。麻雀你可以虚张声势,不露声色又毫不知趣的活人却无从说起。只要大门口那只狼狗莫名奇妙狂吠就得赶紧杀出去。一定是满地落叶,少许洒落地上黄色、红色的果实。掰折的枝桠、蒸发掉水汽的丛丛叶片正晃晃悠悠。几个慌慌张张事不关己正快速远去的背影,回转身冲你吐舌头搧耳朵扮作鬼脸。佯装追赶原地跺跺脚,他一定会去得更快,甚至脚下生风瞬间就没有了影踪。突然哪里再次冒出得意扬扬的小脑袋,冲着你连比带划,又蹦又跳,甚至语言挑衅。见惹不恼你,仓促便彻底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老远还传过来阵阵狂妄的嬉笑、打闹。因为是邻居家的小孩子,你不能呵斥。否则很可能闹出来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残局让人没地诉苦。和一小孩子你至于吗?保准让笨嘴拙舌你哑口无言。“一块钱五斤,遍地都是!赔你!”,他财大气粗的老汉儿风可以把你抽得全身痉挛。末了,一沓五毛人民币把一贯数米量柴丧门星你砸闭气!“啧啧啧,几十岁的人和小娃娃计较!小家子气!”。他占尽了天理、道义,除了干瞪眼捶胸顿足真不知你还能怎么着?谁让你招风惹草栽什么樱桃树,你可真是能耐!

这四珠樱桃是九〇年前后在高店子信用社工作时,和客户闲聊非常向往他们那种篱笆墙、南瓜花、门前枣树、满庭花农家生活方式过后,热心肠客户周师娘装作漫不经心刻意送我的。隔着柜台边替我摇小方竹扇,边告诉我这几株树是她后墙跟根本就无法管理的一部分,每年除了开花,就甭指望收获。还害得来老头子起来躺下躺下起来快成了神经,郁闷死人。与其这样倒不如干脆送人。送谁和送你不都是顺理成章不值一提的小事?还得感激你替她消灾。了解她的秉性,执拗不过她的诚意,出了四十元,请她找来一辆架架车拉回家,再帮忙栽上。灌水,灌粪,便再没花时间打理。再过来依然身子扑柜台上,手伸进铁栅栏边替你摇扇子边当别人面称赞你麻利、实在。趁人不注意丢进来两个水果,扇子遮挡住半张脸,侧身冲你眨眼,暗示你不能推辞,否则尽人皆知让她如何做人做世。客户渐渐散尽后再办理业务。完了,笑呵呵摇着扇子,“小李,空了过来耍。”,一阵风再没了影子。朗朗笑声挤出墙外喧嚣的人丛缕缕传入耳畔。仿佛根本就没有过送你樱桃树那么一档子事。新华村五十好几周师娘是高店子工作十一年里,我走得最近的一位妇道人家。另一位就是粮丰顶养猪场老板张大姐一楼一底旁边泥巴路进去,邻近高炮连家喻户晓乡村媒人汪孃孃。她二位只要来信用社储蓄,从来都是不疾不徐,一扇自己,一扇你,摇上小方扇。再从头到尾把面红耳热低头不语的你赞扬给每一位柜台前排班等待的客户。哈哈快撑破了整个水泥房顶子。周师娘几位子女也非常出息,一女在公社负责鲜花项目,一子在村上当头把手,而且互相都认识。只是不如周师娘那般随意,那般豪放,那般亲切。却不想这几株树一天天出落得枝繁叶茂。这四株樱桃树是院落里唯一可以品鉴的果实类植株,其余是高高矮矮粗粗细细的花草、藤蔓和观赏类花木。四株樱桃树在郁郁苍苍院落内特别扎眼,特别讨人喜欢。每每有人到家里作客一定会老远即冲着它大发议论,不再理会狼狗咆哮走近前去扳着枝桠啧啧称赞。

四株树大小高矮相差无几,形状很像桃子树,只是更高更散乱。主干很短,十公分直径,疙疙瘩瘩,弯弯曲曲,疙瘩处会分泌桃树一般的油脂。每株主杆几十公分高度斜生四五根分枝,分枝每年再生出分枝。每批次分枝生长均匀,枝条柔韧富有弹性,轻易不会弄折。即使你是外行,也很容易辨别,当年生新枝颜色会淡上许多,光滑、青翠,而且直直一溜拉上天。整株树的几条初枝过了春天后生长变得缓慢,却又根本不需要你费心,和随便地里一棵野树差不多。二十多年里没有再灌过水粪,打过农药,也没有修剪过枝条。听周师娘说,只要不被祸害,每年这几株树可以掏得一小筐果实,个头饱满圆润,滋味甘甜爽口。只是结上果实后一定要及时用废报纸口袋包上,否则很可能成全了鸟儿。才没精力如此周折,总不至于一扫而光吧。

在众多花草植株之中,我最得意的就这四株樱桃树,最省心的也是这四株根本不需要费上一点体力,年年保准可以大饱口福的樱桃树。让一窍不通的我去维护果树,你干脆把树子挖去生火得了。才不会李老大那般伤筋动骨花样百出。一会儿锄草,一会儿修枝,一会儿灌水,一会儿分苗,一会儿只手揉捏下巴死死盯住花盆发呆。“哎呀,我就说嘛!来来来,帮我抬抬。”。刚洗净手,又来了,“不对,不对,再抬抬!”。一个星期两盆百十来斤花木抬四个方向转,下星期再四个方向反转,再下个星期来回反反复复审视后决定还是应该抬回原地。嗯,这个位置,这个方向,怎么看怎么合适!啧啧啧,啧啧啧,简直是慧眼独到,毫厘不爽!嗯,果然,果然正是这般!边踌躇满志频频颌首。如此三番五次折腾在他看来正是养花的趣味所在。见他冲着花木原地不动你得借故赶紧离去。否则极有可能就让你是不是再帮着把五十米高的银杏连同住宅四处挪窝。除了哼哧哼哧涨红脸随他颤颤巍巍几个方向使蛮力气你绝不能反驳。否则一定把费力不讨好多嘴多舌你钉在原地一无是处愁肠百结。早晓得不过来!

立春过后,一夜之间颓废的枝头早已迫不及待星星点点吐露紫色的嫩芽,让你猝不及防又让你欣喜若狂。她是所有果树里最早发芽开花结果的乔木。当其他花花草草还薰然沉寂于冬眠之季,她已然按耐不住悄然叩响春天的旋律。她正是春天的使者,她就是春回的鸿雁。紧紧包裹起来的叶芽娇小可人,生机勃勃。几日过后渐渐蓬松,舒展,摊开,终于有了叶片的雏形。一场料峭的春风过后,不知觉间,尖尖的小叶片中萌生出了粒粒麦粒大小浅灰色花苞。春风雨露中,一天天叶片更加莹润,花苞更加富有活力。三月中晶莹剔透的叶片、千姿百态的花蕾已然缀满枝头。她们正是这样,在哪一股染有萧杀的寒风尚未最后散尽之际,在那一缕春风即将迎面拂来之前,便已然袅袅迈上春天的行程。她们正是如此,悄无声息,一点一滴,潜心描绘着即将绽放的万紫千红。她们总是那般,碌碌无奇,一丝一缕,专心勾勒着一触即发的盎然春意。在哪一日骄阳春晖山岳之间,在那一趟东风轻掠大地之际,一粒粒蹦开,一朵朵跳跃,一丛丛飞扬,直到一簇簇,一枝枝,一株株,交叉掩映间莽莽连成一片,莹白如玉,宛若初雪。浓妆淡抹,粉墨亮相。

新抽出的枝条通常当年是不会挂果的,一个春天从根部新抽出的枝条能成气候的只有一两枝能够长成两米高度。小指般粗细,偶尔会挂上几朵小花,花瓣残缺,花把很细,很快便就又会凋零洒落。一场春雨过后,顶端新生的枝条和叶片嗖嗖嗖直往上蹭,花瓣却簌簌簌往下洒落。很快整株树披挂上绿油油亮闪闪一件新衣,和果实融为一体,很难再区分得开来。树下掰开叶片仔细观察,你才会发现数不清娇小玲珑的果实已然朝气蓬勃缀满枝头。叶片一天天长阔,果实一天天壮大,叶片一天天加深,果实一天天变硬。此时你完全可以去切身体会一番,捏上去一定是硬邦邦的感觉。不经意间翠绿叶片间泛出丛丛淡黄,再渐渐染作浅红,手感细腻,色泽通透。哪一日起床后,骄阳似火,万里无云,透过窗户,惊喜交加!你会发现昨日睡前还只不过浅红或者泛黄的果实,怎么会,怎么会,梦幻一般,从树梢一泻而下,光泽耀眼、丰胰透明、艳丽夺目,呼之欲出。很像一幅被春天这位大师信手涂鸦的油画,墨绿底色间镶满大大小小璀璨夺目熠熠生辉的红宝石!让人食指大动,一品为快。却会失望,除去一两粒,多数口感酸涩。

五月初,偶尔可以看见车站、路口、门庭、巷弄几位提长方形小竹篮,着装朴素,举止神秘,毛巾遮挡得严严实实,轻手轻脚,一步三盼,小心谨慎的妇人。她通常是不会主动和行路人搭讪的。特别是毛手毛脚二不挂五的年青人。除非你主动靠过去,很想一探毛巾后面的究竟。最初我真的是以为怎么会又出来捣粮票、搭伙证、鸡蛋的?不酸不甜,不咸不淡,价格不菲。很久以后才听懂行的人说起,那是外地过来的早熟品种。而要吃到地道的本土樱桃必须得等到五月中旬过后。

前院里的樱桃树,我甚至从来不会和同事提起。孩子们也非常喜欢,只是偶尔嚷嚷才会端上筲箕搭上木梯掏上一小碗。对他们说来更多是稀奇,对家人而言更多是一种欣赏,对我而言,觉得很有成就,很有纪念意义。每当我独自伫立樱桃树下,就会联想起周师娘以及那波心如明镜的一介白丁,以及与他们形同家人十一年平平淡淡中铸就清水般澄澈的情谊。在有些人眼神里他们只不过一群胸无点墨乡野村夫。安于故俗,得过且过,不过尔尔。然而在我看来他们却再真实、厚道不过,完全称得上表里如一谦谦君子。能跻身其间我不胜荣光。在我心底,樱桃树完全等同于他们。樱桃树就是维系情感的纽带,连接友谊的桥梁!倘若告知同事,我想,以他们的德性,一定会急不可待蹿上树梢,树上树下猴急猴跳。这样子,就让我很担心会弄折了樱桃树枝桠。我绝不忍心它们落下一丝瑕疵。权衡再三,决定永久保守住这个秘密,我家院落有几棵樱桃树。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访问:院子里种樱桃树与风水

热门文章